丁真爆红背后不为人知的故事:7亿中国人命运因此而改变
[标签:标题]收录于话题

前段时间,甘孜小伙儿丁真全网爆红。这一切,都是源于摄影师无意间拍摄的一段10秒视频。镜头下,恒峰平台身穿藏族服饰的丁真有着一张帅气的脸庞、原生态的肤色和纯洁的眼睛。一时间,圈粉无数,火得一塌糊涂。网友还在他的身上发现了一种野性与甜美并存的魅力,被大家称为——“甜野男孩”。

丁真的爆红没有刻意营销,甚至觉得一切都是“天意”。

丁真的生活其实并不如意,兄弟中,只有他没有上过学,不认识汉字,不会说汉语,需要人翻译才能听懂。

走红完全是一次意外,摄影师拍过丁真的舅舅,没火。

又拍了丁真的弟弟,在读高中,小有流量。

有一天,弟弟不在,摄影师偶然拍摄了躲在角落里,不会汉语的他,结果大火。

丁真从小到大的生活就是放牛,干农活。

没恋爱,20年没有出过家乡理塘。

最远的地方是去过3公里之外的理塘县城,对于中国城市位置,他是非常模糊的。

唯一奢侈的愿望是自己的小马跑第一,自己可以当上赛马王子。

这个可能是他一生当中,唯一一次会被人注意到、被人赞赏的时刻了。

大家都在讨论丁真的“颜值”,但有没有想过“丁真”为什么会被推到了时代面前?

丁真和他的家乡,20年来都经历了什么?

在丁真爆红的背后,是几亿中国人命运的巨变。

丁真火了,他的家乡甘孜理塘也跟着火了。

丁真跟着就开始为自己家乡代言。

如果不是因为丁真,可能很少人会知道甘孜理塘。丁真的流量把这些不被重视的资源盘活了。

推动中国向前走的,正是这些普通生活着的人。

一名贫困县的小记者看到丁真的事情,感慨万千。

在中国全面脱贫的路上,太多的工作者无法像丁真一样走进大家的视线。

樊贞子、吴应谱,是两位奋斗在扶贫一线的工作者。

他俩没有像“丁真”一样火,甚至没有什么媒体报道。

樊贞子、吴应谱夫妇是在去乡镇帮贫困户卖鸡蛋回来的路上出车祸身亡的。

女孩子非常年轻,去世的时候才24岁。

恒峰国际app官网新婚、怀孕和心爱的人一起奋斗,本来这一切都应该有一个完美的结局。

大喜的日子,红灯笼还没来得及撤,白色的挽联就已经贴上了。

90后的他们长眠于此。

据统计,牺牲扶贫一线的干部恒峰网址已有100多人。

白天暗访,晚上开会,一些干部做梦都在扶贫。

另一个扶贫干部,自己的儿子患有自闭症。

由于自己长期在偏远乡村一线帮扶,没有机会照顾孩子。

在朋友圈发了一个儿子的最新动态。

“感恩,人生中的第一张奖状。”

一张图让人泪目,这就是最真实的扶贫一线,最真实的中国人。

连他的朋友圈都在推销扶贫困难户的农产品。

不知道大家有没有听过毛乌素沙漠,形成于唐朝。共4.22万平方公里,是中国的四大沙漠之一。以前的毛乌素可是寸草不生。那里是真正的“黄沙蔽日”,被称为“沙漠之城”。中国四大沙漠,有一半是在这里。电影《我和我的家乡》中,第四单元《回家之路》原型就是这里。

而44年前中国开始正式治理。到今天,80%的毛乌素沙漠已经被覆盖上植被,而且有了充足的降雨。曾经的毛乌素现在的毛乌素

(库布齐沙漠卫星图)

将沙漠变成绿洲的人没有留下任何名字。历史也不会记载每一个位种树者究竟是谁,他们只是一个个普通的中国人。几代人,几辈子。这些开荒者,几乎都是爷传父,父传子,祖祖辈辈只干这一件事。

牛玉琴,曾经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姑娘, 却硬是顶着狂沙,带领村民种下2700万棵树。殷玉珍,用家里唯一值钱的羊换来600株树苗,掏粪干活不要钱只要树苗。背苗、扎林、剪枝,种上被吹倒,吹倒再种上。还有成百上千没有留下姓名的植树者……推进中国生态改变的,有时会是一个家庭。

有谁记得保护丹顶鹤牺牲的一个家庭,两代人。

四十年前,全国所有的丹顶鹤加起来,也不过数百只。

恒峰app官网下载偷猎、毒杀、栖息地的破坏和减少,导致丹顶鹤数量锐减。

1976年,黑龙江扎龙湿地保护区筹建。

没有人愿意来工作,徐铁林就无偿担任第一代守鹤人,没有任何收入。

后来,徐铁林的儿子和女儿也都留在了这片土地上。

女儿娟子在一次救助丹顶鹤幼鸟的时候,不幸掉入了沼泽。

发现的时候,已经没了气息。

几年过去,徐铁林的儿子徐建峰。

暴雨天,不放心鹤卵回基地查看。

没想到雨天路滑,摩托车掉进了山沟里,他再也没有起来过。

而第三代守鹤人,继承了爷爷、父亲和姑姑的志向。

留在了这片沼泽之中。

小说《杀死鹌鹑少女》中有这样一句话:

“当你老了,回顾一生,就会发觉:

什么时候出国读书、什么时候决定做第一份职业、何时选定了对象而恋爱、什么时候结婚,其实都是命运的巨变。

只是当时站在三岔路口,眼见风云千樯。

你作出抉择的那一日,在日记上,相当沉闷和平凡,当时还以为是生命中普通的一天。

但一场巨变,已经发生了,地动山移,浑然不觉,当时是道是寻常。

世上的生死荣衰,不就是在空寂之中缘起缘灭的么?”

对于这些人来说,当初一个选择,决定了今天中国的样子。

1992年,北京曾办过一场摄影展。

照片里是贵州山区的孩子,天不亮就要撑着拐杖,从泥泞的山路里摸索着去上学。

从凌晨走到天亮,跟头都摔成了习惯。

这是贵州山区孩子们每天的日常。

贵州高寒,地力贫困,土地砂石化严重,除了不缺石头什么都缺。

要想在这样一个地方脱贫致富,只有修路。

为了改变这一现状,中国创造了一项世界奇迹。

有世界最高的桥梁——北盘江特大桥。

接近200层楼高,埃菲尔铁塔刚刚够它的一半。

逢山开路,遇水搭桥,为了贵州上千个乡镇,中国在世界上有了另一个称号——

“基建狂魔”。

没有中国人搭不了的桥。

如今的贵州,县与县之间都通了高速公路,并打通了多条通往邻省的铁路和桥梁。

世界最长的桥在中国。

丹昆特大桥

世界最长的跨海大桥在中国。

世界跨度最大的公铁两用斜拉桥在中国。

全球最高的100座桥中,81座都在中国(包括一些还没完工的)。

据统计,中国一年开通的高桥数量在50座左右,是全球其他国家所一年所开通的高桥数量的五倍之多。

2008年,一场大雪让大半个中国陷入瘫痪。

那一年,有人躲在冰封的车里无助地等待撤离。冰洞中的脸,望眼欲穿。

那一年,有人被困在不一定通电通水了的村子里,难以撤离,只能等待官兵把他们背出来。

那一年,北“雁”南飞,却被冻在了南方的大雪纷飞里。

那一年,有人在火车上焦急等待,食物短缺,只有老人和小孩能等来夹生饭和几片白菜。

这场灾难让所有中国人意识到,一场突如其来的暴雪就有可能打乱我们的生活。

基础建设,我们差得太多太多。

当我们站在2020年的年尾,重头来看这些的时候,是不是觉得不可思议——

我们的生活已经发生了巨变。

中国高铁从无到有,创造了世界第一大奇迹。

巨变是无数个生活在当下的普通人所决定的。

现在活着的美国人没有一个经历过南北战争,没有目睹过独立宣言;

但是,活着的中国人经历过开国大典,见证过申奥成功,见证每一次命运的转变。

每一个普通人都是历史的亲历者,也是历史创造者。

茨威格说:“真正具有世界历史意义的时刻——一个人类的群星闪耀时刻出现以前,必然会有漫长的岁月无情的流逝。”

我们所能做的,大概就是在这等待的过程中,努力的成长,期待成为那灿烂群星中的一员。